首页 养生正文

资深院士曾呈奎剽窃成果解读之二率先倡导“农牧化”

wangchaowh 养生 2021-10-17 22:15:03 2 0

率先倡导“农牧化”是朱树屏而非曾呈奎

  —————资深院士曾呈奎剽窃成果解读之二

  为增殖资源发展中国的渔业事业,朱树屏于20世纪50年在中国率先提出了“种海、水产农牧化 ”,这一具开创性的战略论断 ,并将此通俗的称谓科学的规范为“人工增殖”。至此,这一前瞻性的科学理论亦成为国际学术界的重要理论组成。

  同时,朱树屏率科研人员在中国率先进行了农牧化的科学实践:鱼虾 、标志放流、海带、紫菜 、对虾、贝类、鱼类人工养殖 ,开创了中国海洋水产农牧化 、人工增殖的科学事业 。

  这是历史的记载,这是历史的事实。

  在朱树屏去世后的1978年,海藻学家曾呈奎也开始发表有关“农牧化”的文章 ,他本人及介绍他生平的各类出版物及中央、地方媒体皆称其:“率先,首先提出农牧化…… ”

  什么是“农牧化”?什么是“人工增殖”,这二者有怎样的关系?这是明确谁为提出“农牧化 ”第一人的根本之所在。

  公元1991年 ,因涉嫌剽窃侵权,曾呈奎在家中接受原告律师王新才、陶红访问时说:“农牧化和人工增殖是一回事” 。

  简言之,农业化就是种海或是耕海即在水上田地耕种 ,耕种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一词语 ,牧业化就是在水中放牧,即在水上牧场牧渔。

  那么,究竟是谁“率先”提出“农牧化 ”的观点和理论的呢?翻遍了有关此类的史料 ,终找出中国第一次提出此全新科学理论的一份书面材料—1949年5月15日在昆明召开的全国淡水渔业工作会议简报所刊时任中央研究院海洋湖沼研究室主任 、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朱树屏在会议上的讲话,他在讲话中阐述:“各位先生:今天有机会被邀来同各位随便谈谈,兄弟觉得很是荣幸 ,特别是谈兄弟感兴趣的事情,今天要谈的是种鱼fish Farming ,种渔和种庄稼道理是相仿。种庄稼是种地Farming the land ,种鱼是种水Farming the water 。田地有肥沃的可大量的收获,有不肥沃的收获不好,水也是有肥沃的可收获大量水产 ,有不肥沃的生产很少。此外对农作物有影响的气候,如冷热晴阴和人工,如耕耘、施肥等 ,对鱼的产量也是极有关系 ,或者有人以为水哪能比得上田地能养人,普通一个几口家的家庭有几亩地便可赖以生活下去,如耕种得法 ,天时丰收,全家便可不受冻饿。若是只守着几亩水怎能赖以养家,这话说来似有道理 ,不过事实是不是水不能养家,而是由于人们不知道去好好地种水,如果你有很多田地而不知道去耕种 ,那不是还是不能赖以养家,其实种水为生的人很多,诸位有在长江流域湖泽区住过的 ,像洞庭、鄱阳诸大湖附近,种鱼早已成为一种小规模的企业 。在这些地方人们种的多是鲤科的一种鱼,本地人称为草鱼 ,草鱼每年按时择地产卵 ,卵孵化后,贩鱼苗的人就在江水中捞取幼鱼,运往各处卖给渔户 ,这种鱼长得很快,鱼民常割草撤鱼场中,大鱼食草之声清晰可闻 ,不过可惜的很,他们种鱼的知识和技术较我们技术落后的农业还更落后,连鱼种也不能有效的用人种孵化 ,只是知道到水里去捞取,这和只能在道旁捡几个麦粒作麦种一样地可怜。我们知道一鱼产卵很多,如环境不适则能孵化者甚少 ,孵化后多数随即为鱼虾所吞食,如能用人工孵育,则收效大得多 ,不过人工孵育没有科学的知识作基础 ,没有研究和指导的工作是人工孵育难望有效的通行,至于鱼塘的适当管理和处置,更是超出我国鱼民的知识力之所及 ,可是即便这样落后,无论以种鱼为主业或副业的人每年皆有可观的收入。

  欧洲中部的人很早对于种鱼就风行,在管理得当的鱼场 ,每英亩每年产鱼普通可至400磅,我们知道经营得很好的牧场每英亩每年产羊肉或牛肉普通不过200磅,是水之出产量亦望胜过田地 。中国中部及南部有很多地方 ,气候及水性对产鱼皆较欧洲中部为适,种鱼得法产量可能更大,云南四季皆春 ,太阳照射时多,特利于鱼类所赖以为食的生物的生长,地质构造特殊 ,水性亦极适于鱼之繁殖(普通太阳照射时多的地方气候多热 ,气候一热则对水性不利) 。

  方才我又拿水的生产量和牧场相比,实际上水即是鱼类的牧场,如果诸位高兴的话亦顺便从翠湖里取一点水 ,拿到我的实验室里去在显微镜下看一看,便可知道水里有很多的生物。有时一滴水中可有数十万到数百万的生物细菌。此外,这些生物多是植物 ,其中也有很多小动物刻刻不停地在忙着食这小植物,准备作较大的水中动物的食料 。这些小动物可看作大动物的制造动物蛋白质的工场。在水的世界中,我们知道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及其他小动物与植物,而这些小动物也是食这些小植物 ,所以这些小植物实是水中的直接的或间接的供给各种动物的食料的大本营。而水是一个生物生活的牧场,每个植物个休实是一个工场,这些工场的原料和工作力都是哪里来的呢!这都是自然界中现成的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种植物工厂制造供动物食用的有机物的原料 ,大量应用的就是水,它们存在其中的水和水中的CO2,水中CO2随用随即从空中补充 ,而且水中也永是在有动物和植物不停地呼吸放释CO2于水中,就用水和炭造植物体内的炭水化合物,这种制造的能力来源就是日光 ,所以这种作用叫作光化作用,高等植物的制造炭水化合物也是一种光化作用,只是不像水中生物那样现成易得 ,须由根自地中吸收。炭水化合物(如糖 等)是初步制造品,然后再由此而制成蛋白质 、脂质物等,植物原形质中工场效率的矿物质也是来自水中溶解的矿质 ,随水渗入体肉的,植物大量需要的各种矿质如钾 、钠、钙、铁 、铅等等多应有尽有,只是钾钙有时可感不足 ,在水呈酸性时 ,有时少加石灰便可即变不能生产的水为肥沃,在这里也可略见水性化验的重要,这些利用天然现成物以造有机物食料的工厂 ,在环境适宜时,在一日或数小时内便可分殖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同样工厂,所以一个工厂在一周内往往可发展为数百万同样工厂 ,所以如果有一个带绿色的植物工厂在水中存在时,无论它怎样小,像单胞虫体长往往不及10μmm1% ,可是环境适宜时,不数日后此工场可充满全水面使水呈绿色,在昆明的池塘中有时一滴水可含此种工厂百万以上。兄弟以为 ,我们应当注意发展此等牧场,利用这类天然工场使水化合CO2变为鱼肉,以补足我们这四千多万因食 动物性蛋白质不足而致体力、智力日益衰落的黄帝子孙…… 。”

  1951年5月25日 ,朱树屏写出了题为:“我们为什么要作海产经济动物洄游栖息的调研?怎样去作?1951年度最低限度的要求是什么?”的论文 ,这是中国第一篇有关海洋渔业增殖、牧业化的论文,也是在中国首次提出的发展海洋人工增殖,发展海洋水产牧业化的具有战略意义的论述。

  1952年5月31日朱树屏在塘沽听取了李豹德进行真鲷标志放流工作的汇报后 ,朱树屏又部署了下阶段的放流工作。就几位科研人员提出的对虾受精,孵卵及幼虾出现的问题,朱树屏也一一进行了研究提出了解决方案 。

  1952年5月 ,朱树屏在制定的中水所五年科研规划中第二项中定有:产卵场(经济鱼类)及洄游路线调查,其中:“标志放流:大小黄鱼 、鲷、鲨、鲻 、梭、带、扁八种,每年1万尾(53-55);2万尾(56-57)共7万尾。 ”

  1952年11月26日 ,朱树屏召开了渔捞座谈会,他对科研人员提出:“进行渔场迁移的调查工作,要从历史情况和环境固子包括潮水 、水流、水温、风向及其他相关问题入手。 ”并要求科研人员继续进行黄花鱼 、对虾 、加级、带鱼等洄游路线的研究 。

  1954年8月17日 ,朱树屏开始起草撰写向中央提交的《发展我国渔业生产中在渔业资源方面急待解决的问题》一文 。在这篇文章中,朱树屏前瞻性地预见到我国海洋资源未来面临枯竭的严重后果,他以科学的发展观在中国首次提出、阐述了发展人工养殖 、种海;进行人工放流走牧业化道路;设立禁渔区 ,限制过度捕捞、保护资源的重要意义和必要性。同时又在草拟标志放流工作的调查报告。

  1959年3月16日至3月23日 ,全国水产研究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 。此次会议有科技和教育两大方面议题,科技方面有:1、1959年科技计划 、工作安排及远景规划;2、交流经验。教育方面有:1、交流58年大跃进经验;2 、讨论59年任务与要求。张雨帆副部长在报告中介绍了全国水产科技成绩及成果,其中有朱树屏发明的具国际领先水平的海带自然光育苗法;朱树屏领导的在全国率先进行并完成的海带施肥、海带提碘、海带南移等开创性的重大成果等 。

  张部长在提及海洋水产“养与捕”时说:“养与捕 ,一种是仿苏联及资本国家的以捕捞为主,深海远洋(需大量现代化渔场,大量投资 ,大量钢铁)实行不通,依中国具体情况,钢铁质量低 ,广泛利用海滩及内陆水资源,广大人民的经验,重点放在海 、淡水方面 ,全党全民动手依靠公社的人力物力。经二次水产会议决定,确定依靠群众,以养为主 ,积极发展捕捞的方针。”

  至此 ,朱树屏50年代初坚持“以养为主,保护资源 ”的主张得到中央的肯定成为中国发展水产渔业的方针大纲 。朱树屏在大会发言中作题为:“以养为主,积极捕捞是我国独创性的水产方针”报告 ,在报告中朱树屏积极倡导:“从种地扩大到种水”,“水城生产力可以等于或大于同等面积的耕地,种水之力大于种地 ”。

  同年中国水产杂志第9期刊登了朱树屏题为“以养为主 ,积极捕捞”的讲话:“……使我国人民的生产劳动范围由有限的陆地扩大到广大的水域中,从种地扩大到种水,……水域的生产力可以等于或大于同等面积的陆地 ,种水之利可大于种地,使资源基地在为扩大……”

  这是首次在中国国家级刊物上公开发表的科学、系统阐述渔业生产“农业化 ”的具有战略意义的科学创见。

  1961年,朱树屏在《渤海诸河口及其外海的渔业综合调查报告》科学、系统的阐述了人工增殖的科学创见:“人工增殖扩大资源问题:径流量减少后水域逐渐贫瘠化 ,饵料生物数量趋于下降 。为了维持与扩大经济生物资源,首先要丰富水域中的饵料基础,为鱼虾类的顺利生长创造条件。为此 ,可选择适当的水域 ,施放低廉的矿石粗肥和海洋中富有肥效的生物性海肥,以提高水质肥度。同时,移殖黄海北部有渔业意义的无脊椎动物 ,以增加饵料的种类 。如棘皮动物近两三年来有一些种类已从北黄海扩大分布到海峡以内,中华哲镖蚤在渤海亦有增加趋势 。在移殖过程中,采取人工驯化的办法 ,使饵料生物能适应新环境而得到正常的生长。小黄鱼和对虾都是渤海主要捕捞对象,可在其产卵期采捕健壮的亲鱼进行人工受精和孵化放养的试验。渤海河口海区沿岸布有大量定置密网渔具,每年5一6月大量鱼虾幼体罹难 。因此 ,在增殖资源的同时,对定置渔具加强管理,防止大量损害幼鱼 、幼虾。这些对扩大渔业资源将有所裨益。

  发展滩涂养殖问题:由于河流常年带来大量的有机质 ,其中大部分沉积于河口海区的底部,因而为贝类创造了有利的繁殖条件 。根据我们的调查,三个河口海区均拥有为数很大的贝类资源。除河口两旁淤泥地区生物很少分布外 ,其余地方贝类分布的密度很大。仅黄河口海区估计毛蚶蕴藏量有15万吨 ,四角蛤数十万吨,此外还有近江牡蛎 、缢蛏、大竹蛏等 。海河口除了上述贝类外,还有文蛤、红螺 、扇贝等。辽河口海区情况相同。因此 ,组织群众进行合理采捕和大面积养殖,对提高我国水产品产量将会起很大的作用 。”

  1962年4月,朱树屏因过度劳累旧病复发被水产部 ,强令入青岛疗养院疗养治疗,他边疗养边工作,病情也略好转,他决意出院。此时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科学大众画报等多家刊物及出版社纷纷函致朱树屏请其撰写科普文章 ,朱树屏皆允之并开始抽时间撰写。其中有:“科学家试验的故事”、“谈浮游生物 ” 、“种海的优越性”、“海带”等等,在“种海的优越性 ”再次形象生动、详细地阐述了海洋农物化的意义 。

  1963年3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朱树屏的有关农牧化的专稿:“……把水产看作农业的一个方面 ,……水产在本质上就是水里的农业 。不但在海里种植的紫菜 、裙带菜、海带和在淡水里种植的菱角、藕等可以和稻子 、大豆、高梁等一样看作农作物,就是从海洋和湖泊捕捞的鱼、虾,也何尝不可以和牧场上的牛 、羊一样看作水里的畜牧对象呢!实际上 ,海洋 、湖泊就是鱼虾等水生动物生活的牧场。牧场按照生产力的高低有大小不同的载畜量。同样 ,不同的海域和湖泊也有大小不同的“载鱼量 ” 。我相信,我国农业就可以很快地向水里大大发展下去,形成水生植物的种植和水生动物的畜牧这两支新的水里的农业……。

  必须加强海水养殖和淡水养殖的研究 ,增加水生植物栽培技术和水生动物增殖的研究。同时,为了合理地利用渔业资源,避免“竭泽而渔” ,必须对鱼虾等水生动物的繁殖情况进行深入的了解,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来科学地计划捕捞 。所以今后我们应该加强资源调查,并且把繁殖保护列为突出的重点研究项目。……显然 ,海洋湖泊捕鱼不是一种采矿业,而是一种畜牧业。我们要根据畜牧的道理来注意渔业资源的繁殖…… 。”

  朱树屏在中国首创海洋生产力研究的领域、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海洋生产力研究室,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而他在海洋浮游植物(藻类)研究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和在中国的无可比拟的地位对中国的教育及科学发展直接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为此中国科技出版社、中国教育出版社 、中国农业出版社等多家出版机构纷纷约稿。

  1964年7月8日,朱树屏复函中国农业出版社,对该社约写的《海洋初级生产力》高等院校教材《浮游植物》第一册及修改的译文《海水化学及肥力》分别定于9月底,12月中旬 ,8月中旬将稿寄至出版社 。

  7月10日,对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所约:《海洋生态论文集》《海水增殖学》等论著 ,朱树屏复函定于本月交稿。其中《海洋初级生产力》《海水增殖学》是中国首部关于研究海洋生产力和人工增殖的经典论著,为中国进行海洋生产力的研究和进行海洋水产人工养殖、农业化提供了理论依据,奠基、开拓了中国海洋生产力及海洋水产农业化的科研事业。

  1964年11月20日 ,朱树屏又召开了人工增殖工作会议,由张煜主持 。朱树屏在会上提出合理利用资源及保护的研究方向和实施方案,其中有:“合理利用渔场 、渔场形成条件 ,捕捞强度与资源变动 。 ”在增殖方面朱树屏提出:“幼虾成体条件、生产力,海水化学组成与对虾饵料等方面的研究。”并对研究工作进行了安排,其中有:“渤海放流、黄河口增殖 、莱州湾采鱼虾幼苗、渤黄海测海流(全年)”等等。

  再一次翻遍了所有的相关史料 ,找出了曾呈奎始于1979年的有关“农牧化 ”的文稿《关于我国专属经济海区水产生产农牧化的一些问题》文中提出:“我国今后提高海洋水产生产的主要途径有两条:①发展深海远洋的捕捞渔业;②大搞耕海活动 。

  ‘农牧化’包括两个内容:‘农业化’和‘牧业化’。农业化生产事业可称为‘海洋农业’,包括藻类和基本上固着生长、移动力较弱的底栖动物,如贻贝 、泥蚶、蛏子等贝类的生产事业 ,也包括具有游动能力,但生长被限制在池塘或者网笼、竹萝里不能在广大海域内游动的鱼虾类的生产事业。‘牧业化’生产事业可称为海洋牧业,养殖方法可简称为‘放养’或放牧 ,把鱼虾苗培养到一定大小 ,然后释放到自然海域索铒生长发育 。这里,自从1952年海带人工栽培试验成功以来,人工的控制使海带的栽培生产进入了农业的范畴。通过人为的干涉 ,人力的控制,进行一系列的耕海活动。我们就可以大幅度地提高我国海洋的水产生产 。

  农业式生产:这种活动形象地称为“耕海”,浅海农业叫做栽培水产业。

  贝类如牡蛎 、蚶 、蛏的滩涂养殖生产。

  浮筏式生产这个类型也主要适合于贝、藻类的生产 。

  池塘式生产如梭鱼、鲻鱼 、遮目鱼、对虾等

  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 ,把我国专属经济海区改造为高产稳产的海洋农场和海洋牧场,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史无前例的工作。”

  1981年:《海洋牧业的理论与实践》有这样的文字:

  “在海洋牧业的试验实践中 ,目前全世界每年放流种苗已超过20亿尾。

  第一,就某一增殖对象进行试验研究 。进行增殖的主要目的在于保持资源的稳定与持续高产 。今后的主要问题是:研究增殖对象的放流时间、地点与数量,以提高放流效果 ,还应研究增殖对象的最适生长期,更有效地发挥水域生产力。

  第二,从增殖海区的生态系统出发。 ”

  1985年:《海洋农牧化大有可为》一文中提到:“所说的‘农化’是指在海洋里 ,象陆地上发展粮食作物 、蔬菜、果树及圈养家禽、家畜的生产一样 ,在海岸带栽培藻类,养殖贝类,围养鱼虾 。这就是农业化生产 ,简称为耕海。所谓海洋‘牧化’,系指在池塘里培养鱼虾的种苗,到一定的大小 ,具备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时,再把这些苗种放养在专属经济区,使它们利用海区自然生长的生物作为饵料 ,生长发育,这样我们的海域就成为海洋牧场,只有把我们的海域改造为海洋农牧场 ,通过增养殖措施实现生产农牧化。

  我国海洋农牧化生产的发展可划分为两个大阶段 。第一阶段包括3个五年计划,有两个主要内容,一个是‘农牧化’生产 ,栽培养殖高产藻类 、贝类。一个主要内容是增殖生产 ,如对虾、鲆鲽、鲷类等,还应当对一些资源受到破坏的传统水产品,如大黄鱼 、小黄鱼 ,通过增殖研究。对于一些在增养殖研究已有良好基础的种类,如梭鱼、遮目鱼、罗非鱼等,也应当开展增殖活动 。

  加强海洋环境的保护和水产资源的繁殖保护是实现水产生产农牧化的两个大前堤 ,所以这些饵料生物资源的保护和合理利用,必须提到日程上来。

  对虾增养殖的大发展是鼓舞人心的,最好办法就是培育亲虾越冬。”

  1988年:《我国海洋生物学研究促进了海洋农牧化事业的发展》一文中写道:

  “海洋农牧化就要通过海洋水产的增养殖生产 ,使我们的海洋成为海洋农田和牧场 。它具有两个内容,一个是农业化,一个是牧业化。海洋农业化生产就是通过水产养殖使我们的海岸带发展成为我们的海洋农田 ,使我们能够在沿岸海域,从高潮带到水深20m左右的海岸带海域,栽培和养殖鱼 、虾 、贝、藻。它们或者以绳索固定在海里 。海洋农业化生产在水产方面称为水产养殖 ,海藻的栽培、贝类的筏式养殖 、鱼虾的池塘养殖都属于农业化生产 。我国的对虾放流生产都属于牧业化生产。”

  显然 ,曾呈奎的这些论述与朱树屏的论述基本一致,甚至一些文字都相同,只是排列顺序的不同而已。曾呈奎文中所提及的对虾、梭鱼、鲻鱼人工养殖则是朱树屏亲自领导完成的课题;对虾放流也是朱树屏领导黄海所科技人员在中国率先完成的牧业化实践 。

  综上所列 、综上所述、综上所结论之 ,历史科学的结论是:在中国率先提出水产农牧化的战略性建议和论断的是朱树屏而非他人!

  那么,率先进行水产农牧化实践开创农牧化事业的又该是谁人呢?

  朱树屏领导中水所科研人员1951年在中国首次完成了海带移植青岛养殖成功。

  1954年起相继在青岛、威海 、日照完成了梭鱼人工育苗及养殖的课题。

  1958年4月,在青岛效区登瀛南窑湾完成了泥蚶人工养殖试验的课题 。

  1959年 ,在日照完成了黄花鱼人工孵化育苗的课题。

  1960年至1962年完成了对虾池养试验及养殖方法的研究课题。

  …………

  牧业化实践则有:

  1951年完成真鲷标志放流课题 。

  1952年完成带鱼标志放流课题。

  1953年开始连续数年鲐鱼标志放流。

  1964年开始进行渤、黄海对虾标志放流课题 。

  而曾呈奎则无此项课题记录。

  1985年10月6日,科学报647期所刊曾呈奎一文“水产生物生产农牧化及几点设想 ”中,有这样一段话:“60年代初期 ,我们人工培育对虾获得成功之后,……对虾和贻贝、扇贝人工养殖的成功,使人们对养殖生产的威力有了更为确切的认识 ,坚定地走水产生物生产农牧化的道路。当时,我们设计了实验加以验证,流放虾苗能否达到增产目的 。我们实验开展不久 ,又有来自另一方面的不同看法 ,认为流放虾苗增产没有什么困难,不值得做什么实验 。”

  而在1958年3月19日水产部召开的全国部分省市海产养殖座谈会会议记录中却另有一段文字记录:“……曾呈奎:我们的工作是要完成国家交下的任务,不要急于作标志放流等其他事情……”。朱树屏:“成绩是肯定的 ,有些工作如标志放流 、资源调查不一定同时都起作用,这些课题的研究必对渔业生产,资源保护起极关重要的作用 ,必继续进行。 ”

  两段截然不同语义的对比,实耐人寻味 。

  50年代反对标志放流者在80年代开始抨击反标志放流者。

  自古有成语:“五十步笑百步。 ”亦当可为“100步笑五十步”哉 。

农牧化剽窃院士倡导资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留言